马大新青年主席黄彦铭童鞋趁“bossku”在马大附近喝茶时,举牌举牌追讨26亿令吉并斥责“bossku”无耻,不惜以躯体提醒我们莫忘“盗贼治国”,深深感受到他的“用心良苦”,但就不懂他会不会也追究更大笔数目的63亿令吉?

当敦马出尔反尔,不打算借反对党的审查来自我约束,让国会公账会主席和副主席全都由执政党议员担任时,我看到了希盟政府内唯一的一股清流,那就是“烈火莫熄公主”奴鲁依莎。

她独立支撑着我们心中美好国度的梦想,坚持着为理念的斗争。她之前就曾辞掉过党职,现在再为理想辞公职,为国家人民利益达到无我境界,你还见过多少人?

我相信,奴鲁依莎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她公私分明的以国家人民利益为重,这点值得“黄童鞋”学习,尤其当马大新青年可说是改朝换代推手之一,他不该只纠结在“bossku”的26亿令吉疑云。

其实,我和大多数的人一样,并没忘记一马弊案也不会一笔勾销的过往不咎,只不过我始终活在当下,也想请“黄童鞋”多为眼前的大众利益着想,好好督促政府落实改革。

一再重提26亿元反更像欲盖弥彰
老实说,越是不断的重提26亿令吉,只会让人越有感政府在转移治国不力的视线,也让人更有感“bossku”除了一马丑闻,其他针对他的指控都是虚假的,甚至觉得他并非一无是处,表现分分钟更胜被高估的希盟。

我们不也听到很多人在讲,只要把“河马”的角色连带一马弊案一起抽走的话,“bossku”还真的是货真价实、名副其实的“bossku”吗?

因此,“黄童鞋”要我莫忘“bossku”的26亿令吉,但也请他真正的为国为民,别忘了替我追究“老马”亲自坐镇后的国库,遭遇13年来的首度亏损,而且一亏就亏了63亿令吉。

“黄童鞋”书读得那么多,不会不懂“往事不可谏,来者犹可追”的道理,不解眼前的燃眉之急,我就注定要血本无归了。

去年在股市基金市场亏惨了
当“老马”公开要国库控股向全民交代时,这就更死鬼“古怪”了,他该不会忘了本身是国库主席吧?想想我去年也面对着国库同样的命运,投资基金10年来的第一次惨亏,“黄童鞋”可别老是纠缠过去却放纵了当下。

追讨不翼而飞的26亿令吉固然重要,可难道无端丢失和亏掉的63亿令吉,就不是钱吗?我虽然没上过大学,也没能力吹嘘自己的学历,但基本算术还是懂的,不管钱往哪里跑,最后同样都是损害了国家利益,也就是我你的利益,而63亿令吉肯定不比26亿令吉少啰!

未来4年继续亏下去会更严重
26亿令吉涉嫌罪行问题,不知羞愧的若无其事,确实很要不得;但63亿令吉涉及能力问题,不懂惭愧的继续妄为,更万万要不得!可别忘了,26亿令吉的损害至少已止住了,63亿令吉的损害则是刚开始,未来还有4年,现在若不严密监督加以制止,后果就更加无法想象了。

国库大亏损、公积金派息率下滑、国内税声四起、物价油价不降反升、股市低迷不振,以致我国去年经济表现被评做全亚洲“包尾”。回想“bossku”被选上亚洲最差劲财长时,都还不至于这样凄惨。

但愿“黄童鞋”向“bossku”举牌抗议,是发自内心的“社会正义感”,而不是因为个人的政治议程;因此,也请他赶紧采取行动,为我你的利益再一次仗义执言,督促敦马检讨自己领导的国库惨亏63亿令吉一事,也代为追讨这笔被丢失,但却是我们共同拥有的血汗钱。

Share and Enjoy !

0Shares
0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