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急着争权,百姓忙着挣钱。
为权力利益,政客老在生事、没事找事,
为民服务的份内事,防疫保命的正经事,大事小事全都草草了事,
结果,政治搞成样样大件事,民间疾苦通通没回事,国家恐怕早晚要出事。

沙巴州政权明明固若金汤,民选加官委州议员65人中,执政的民兴党和希盟就有47人占超过2/3,反对党不过区区17人,朝野怎就一夜间翻转了呀?

过气首长1个打30个
一名过气、509大选后一度出走国外的”落跑首长”,仗着势单力薄、只剩一名州议员的沙巴巫统,拿什么跟”未来首相”沙菲益阿达领导,几近可单独执政沙巴的民兴党斗呢?

过去在国阵和巫统,慕沙阿曼独揽绝大多数资源,纵然有人不满也只好忍气吞声、俯首称臣。可现在权势远不如当年,竟能号令朝野32名州议员一举拌倒沙菲益阿达,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慕沙阿曼早已不得民心,不过是积累多年的政治势力,在沙巴才老树盘根。509大选,好不容易集众人之力推翻他,朝野议员如今反要成全他”咸鱼翻生”,心寒啊!

立法不如净化政治生态
虽说”政治青蛙”是罪魁祸首,人人疾呼立法一绝后患,但反跳槽法的束缚会造成愚忠,议员便制衡不了政党。因此,欧美等先进国没如此立法,但却也没见”青蛙”乱跳,不是吗?

“青蛙”再怎么作祟,也不及政治在作怪,朝野关心政权多于人民,整个政治生态病入膏肓才是祸根。大阵仗的”青蛙”、1/3民兴党议员变节,难道沙菲益阿达、民兴党和希盟没责任吗?

政治青蛙和温水青蛙
早在6月已传闻四起,沙菲益阿达当时坚定抗疫救市,坚拒解散州议会,立志领着州内阁为民办实事。实干兴邦自会民心所向,军心稳定也是必然的,对手想乘虚而入谈何容易啊?

可2个月来,州政府救市无力,向来门庭若市的海鲜楼,周末夜晚一片漆黑,更多时候只见民兴党和希盟的政治权斗,沉醉于尽是未知数的”未来首相”,结果”青蛙政治”忧患未解,自己变成了温水煮着的”青蛙”也不自知,糊涂啊!

解散州议会,沙菲益虽说”还政予民”,但实为利益受损才出此下策,慕沙阿曼明知会有这局面,却硬要放手一搏,前者原可阻局势演变至此却阻不了,后者本就不该拿州民性命当赌注,如今走到这一步,无奈呀!

沙巴州选,防疫顾此失彼之忧
沙巴上周连续6天现冠病确诊病例,疫情未全面受控,州选期间,助选团四面八方涌入,各路人马倾巢而出造势拉票,疫情爆发风险倍增,选委会和卫生部怎保防疫滴水不漏?

可怜”山哥”接下来天天绷紧神经,也不知是否有充足人手和资源应对。若疫情不幸二度大爆发,稍有不慎就会顾此失彼,到时不是沙巴失守就是他州沦陷,政客们可曾想过那后果?

如此不顾后果、不惜代价,不就是念念不忘权力的滋味。有人想失而复得,有人要得寸进尺,于是处处可见纠党结派、争权夺利、讨好不求好,意识形态取代务实施政,人人走捷径,哪有什么踏踏实实的做事?

国盟希盟一样不像话
国盟政府爆出巫统信任危机离队,虽续留执政党,但成立不到100天的国盟政府,已然名存实亡。急着救江山,救市就变成每人派50元外加延后还贷,就此敷衍了事,有用吗?

过去在朝2年,希盟因首相交棒一事矛盾不断,经济振兴配套推出前夕,都还在为交棒挑灯夜战。下野后远离宝座,竟还能因”未来”首相人选争执起来,吵的比以前更凶,像话吗?

他国: 当官为民找出路
我国: 从政为自家开路
此等心思和精力,若是用在人民身上,就像中国近月来,官无大小的走入草根,领大队到偏远郊区,替人民直播促销产品、架设完善供应链协调发货,实际为民开路找出路,那才是万民之福呀!

现实终究是现实,大马的政治生态并非如此,更多的政治权斗算计、政客尔虞我诈,搞到人民要为此埋单,让性命财产冒上风险,目前只有自求多福了。

 

Share and Enjoy !

0Shares
0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