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再三的误判形势,实在说不过去,之所以如此不长进,恐怕是心中的民意,份量远不及政治利益。一错再错若非不学无术,那就只因醉心政治权术。

****************************************

文 / 郑板桥再世

希盟政府施政争议不断,一再违背民意,从第三国产车,废死、关闭稀土厂到爪夷文风波,没见汲取教训的继续漠视民意、远离民情,如此的再三“误判形势”怎会是偶然,说到底关键在于视民意为何物。

第三国产车自敦马“班师回朝”后提出,建议一经公布,民间一片哗然,各族人民一概否决,在朝领袖一致护航,可说是希盟政府施政的首次“误判形势”。

民意显而易见,领袖视而不见,民间一片反对声浪中,只见刘镇东在百日新政节目中,煞有其事的指第三国产车是“卡车”,林冠英拍胸口保证不用公帑开发项目,表明纯属私人投资,政府从旁协助不过是“成人之美”。

时至今日,不见项目检讨搁置,却见民间反对不减,更见政府涉足日增,敦马也亲身赴日牵线促成合作。政府何时这般殷勤对待私人界项目,事必躬亲只会是身在其中。明知误判形势还执迷不悟,民意不过是耳边风。

即兴、随性的施政似乎就是希盟政府风格,平地一声雷的推动废除死刑,可希盟宣言中重点列举的恶法,本就是结合民意和专家研究后首要废除的,却无端端被废死“爬头”。

废死既没征询民意,也没咨询专家,提出后招致社会反弹,政府无视民间抗议,不当机立断采取必要行动,反倒是领袖试图护航,直到论坛上为废死圆场的黄书琪被喝倒彩,政府才让愿意修正。原来,民怨有多深,民意便多重。

洋垃圾“暗渡陈仓”运入我国,危害国民安全,巴西古当严重环境污染祸害无穷,雪州蓄水池遭恶意污染饱受断水之苦,民间环保意识日益抬头,关闭莱纳斯稀土厂的立场也更坚定,希盟政府采取行动本该毫无悬念。

  

偏偏政府反其道而行,允许废料运出国后可继续营业,民间又是一片反对声浪,部长级的领袖护航声称非最终决定,议员级的黄德顾着批斗马华,以致在政论节目中被怒吼光说不练。

从绿色盛会、509改朝换代,到反对继续营运,都还不足希盟“断定形势”?莱纳斯命运定夺在即,竟传出废料不运出国都可营运。不求黄德像奴鲁依莎愤然辞职,但求实际行动施压政府,却反倒要人民自行施压。

政府顺应民意本就天经地义,民意如此清晰,政府还会“误判”已够荒谬了,更荒唐的是,偏离民意的决策一意孤行,政治实力雄厚的行动党竟无可奈何。民意在政府里头不矜贵,还是在外头较吃香。

希盟政府若“经一事长一智”,务实探察民情、征询民意,爪夷文风波也不至于如斯地步。误判形势重蹈覆辙,民意当前一错再错,那就不是无心之失了。

风波初时本可亡羊补牢,却没立即咨询华淡教育组织弥补过失,反把沸腾的民怨归咎媒体炒作和华社闻风起舞。后知后觉接见华教团体,副教长却又曲解了团体的立场,处处反映着清晰一致的民意,出炉的方案还是不相符。

林吉祥出席活动都被喝倒彩,却还在因“三不”方案沾沾自喜。当华社热烈响应签名运动,印裔号召和平集会,双双表达坚拒爪夷文立场,林吉祥此时却挂念着行动党利益,设想现在大选恐会丢失40%选票,连自己也落败。民意的价值远不及政治利益的流失。

民意到底为何物,取决于看待的态度,何等程度的重视民意,就能多准的判断形势。希盟再三的误判形势,实在说不过去,之所以如此不长进,恐怕是心中的民意,份量远不及政治利益。一错再错若非不学无术,那就只因醉心政治权术。

真要说“误判形势”,那也只会是人民,皆因错估执政后的希盟心中,民意的轻重和影响力,才会误判在希盟政府的自身利益和发展形势。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Share and Enjoy !

0Shares
0 0 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