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并非你想怎样就能怎样,也没有只要怎样就会怎样。你当然能对马华解散不了国阵指指点点,甚至趁机奚落和大讲风凉话,但其实哪怕换作是你,或者采取的行动换成以上的种种,也真不见得就会变更好。

****************************************

文 / 郑板桥再世

马华解散不了国阵,很孬种?就是一副奴才、公公的样子?可要是换作你来领导今天的马华,你是否就能怎样呢?

换作是你,你会代表华人在会议中死缠烂打、据理力争,你必能让马华好向华社交代?可单凭唯一的国会议员和个位数的华裔支持率,就足以理直气壮的与巫统对质?

你绝不会像马华那么不中用,老是矮巫统一等。换作是你,你会敢敢和巫统大小声,就算只有一名国会议员位居国阵三党之末,也都能平起平坐?

你真能确定,哪怕连行动党都做不到的,即明明是希盟“老二”,不但对“老大”公正党无可奈何,还被“老三”土团党牵着走,对出自两者口中的种族偏袒论述无能为力,不敢出一句声,你却可以做到,还要是在力量远远不及的马华身上做到?

战士变逃兵 退出国阵不见得更有尊严
又或者你能坚决退出国阵,而且还是老早就退出国阵,这样看上去更有骨气,也才有尊严?解散国阵万一做不到,就会被说死抱住巫统大腿不放,分明就是吃力不讨好,还不如退出一了百了,至少在党内也好交代。可不顾念先贤当年付出,无视他们的心血遭任意妄为的风险,这又能交代的了?

当初,作为巫统的伙伴着手发起了“联盟”,那个年代的马华是元帅;当年,作为国阵的总秘书而亲手注册“国阵”,那个年代的马华是将军,当巫统党争造成国阵群龙无首,那年的马华至少还是先锋。那些年的马华,身先士卒、冲锋陷阵。

如今,无论试图解散或试着重组,都是为国阵的未来放手一搏,依然是命运的主导者,这个年代的马华,至少还称得上是战将,向那些年的马华看齐,这难道不比转身离开的“逃兵”更有骨气?

单打独斗或转投他抱就会有出路?
你能很洒脱的不顾一切也要分道扬镳,可未来的路要往哪走呢?单打独斗的前路茫茫,你保证能杀出一条血路?又或者你认为,能够单凭一个席次取代数十席次在手的行动党?还是有能力突破行动党所面对着的“大党反受制于小党”的困境,你会有能耐主导希盟?

你能很争气的单打独斗,打算改走多元种族的政党路线,相信开放门户后就自然会有各族人民的支持?你可能在想象着,独享执政资源的日子有多好?

可你别忘了回头望,过去数十年来高喊自己是多元种族政党的行动党,长时间单打独斗的命运。哪怕今时今日的行动党与过往相比,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也都要跟其他政党结盟。难道你真有这般能耐,领着“奄奄一席”的马华打破结盟宿命?

丢失既得利益也不会怎样吗?
当然,你能够很有志气的去扶持新党,然后花心思的磨合,再融为一体组成新联盟。可这条路要走多久?又能如何保障党的利益?倒是巫伊合作避开三角战,有望结合两方的巫裔选票,如此一来,马华即可收复4-5个国会议席。

以这做基础,只要马华续留国阵防止巫伊作怪,并主动引导重大课题和全民议题的合作,稳住巫裔选票之际,还可趁机争取华裔选票的回流。

面对眼前可为党带来既得利益的捷径,你真能完全不为所动,也不加以思量或稍加观察,而非得要马上与国阵切割,又或者就是硬要“棒打鸳鸯”的拆散巫伊?舍弃了捷径,你能确保另辟蹊径不会是条冤枉路?

不会变通反被唾弃
况且,坚持言行一致的高风亮节,就能让华裔选民对马华回心转意吗?行动党之前言之凿凿的跟伊党断交,却又以“为了防止伊党作乱”做借口,继续一起留在雪州政府内。行动党的变通显然是“瞎掰”,可并不影响他们横扫雪州议席。

反倒是处处与伊党抗争,坚持划清界限的马华,百般阻拦巫伊的合作,结果造成505大选中,许多议席陷入三角战。马华不但因伊党插上一脚吸走部份巫裔选票,丢失了多个议席,也因此连带国阵丢掉了政权。

其他方案未必更好 但求不完美中的完美
政治并非你想怎样就能怎样,也没有只要怎样就会怎样。你当然能对马华解散不了国阵指指点点,甚至趁机奚落和大讲风凉话,但其实哪怕换作是你,或者采取的行动换成以上的种种,也真不见得就会变更好。

即便今日的行动党,力量更胜过往的马华,处在结盟政治的生态中,身在“知易行难”的处境也都不见得能怎样,那对不复当年勇的今日马华而言,虽然解散不了国阵,但至少着手探讨其重组,也还可以拿“国阵精神”来做下台阶,这已是个“不完美中的完美”结果了。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相关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