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你都很乐意给希盟政府充裕的时间去表现,也相信学历高低不影响他们的执政表现,可是,我们也都想在给政府时间表现之际,政府也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

文 / 郑板桥再世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李嘉诚高中缀学,郭鹤年不过是学院毕业,他们没受过什么了不起的高等教育,也没财经和工商管理方面的学历,但都成功创建自己的商业王国。他们从不遮掩或吹嘘自己的学历,因为他们的成功关键在于高品德而非高学历。这道理我你都懂,可是,身负救国重任的希盟领袖,是否也明白救国关键就在此?

没读到书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人生也未必因此就注定要失败,倒是坚持品德高尚尤其诚信,才是人生胜败的关键。同样的,执政者学历不高也不代表就一定会办事不力,只要有诚意也用心的去做,事情一样办得好,最怕能力不足又不敢坦诚面对,反而制造良好感觉掩盖了问题,因为最后活受罪的肯定又是我你!

商业王国个个以诚为本

李嘉诚和郭鹤年虽没什么学历背景,但成功也绝非偶然,他们曾说诚信是其中关键。李嘉诚有句名言:“你以诚待人,人以诚回报”,郭鹤年在回忆录中说:“主导商界的三大因素:人才、诚信、持久力。”

最近政府没什么看中国,那我也赶上潮流“哈日”一下,即便日本的知名企业家也重诚信,Panasonic创办人松下幸之助就有这么一句名言:“信用是无形的力量,也是无形的财富。”

国家没信用将衰败

既然从商的成功关键在于诚信,那么治国的成功要素又何尝不是如此?老子曾云:“人无信不立,国无信则衰”。国家兴亡取决于其诚信,不讲信用的国家将会衰败,这个道理连我都懂,政府做么不懂?

国家的信用与治国者本身,也就是在朝当官的言行举止和表现操守息息相关,官老爷的诚信与品德,不但主宰着国家的盛衰,也主宰了我们的命运。

学历风暴引发信心危机

学历造假风波越演越热,其实不该怪一些人尤其反对党吃饱没事做的炒作,毕竟当中涉及了诚信问题,动摇我国政府良好表现的可信度,万一处理不当或等闲视之,进一步引发投资者的信心危机,或最终损害我们的自身利益,那可就不得了。

我不是唯恐天下不乱,而是想当初林冠英的“钱筹钱、钱赚钱、钱生钱、钱省钱”多么的动听,说起理财和经济头头是道,难道不是因为我们对他的会计专业背景有信心吗?槟城海底隧道课题中,对他的辩解深信不疑,或多或少也因他曾是执业的会计师。

少了专业光环,林冠英过往成绩单也大打折扣

我们都知道,学历和能力、表现之间并没有绝对性的关系,可是,如今林冠英的会计专业和学历存疑,加上任职财长以来面对不少劣评,别说你对林冠英过去执掌槟州政府的成绩单依旧深信不疑。

过去以来,我们都听说了槟城这十年的经济表现和发展良好,可我们有否听过槟城人说,他们有同样的实际感受?实际流入人民口袋的利益又有多少呢?我确实鲜少听到槟城人说他们有实在的体会,倒是常听见槟城生活费越来越高,槟岛房价贵的不得了的心声。

SPM程度能管好政府?能任职高阶公务员?

同样卷入风波的霹雳州大臣阿末法依沙,被揭发只有SPM的教育程度,虽然他在掌权以来不曾刻意掩饰其学历,人也无贵贱高低之分,但大臣始终是一州之长,全霹雳州的人都要靠他吃饭的,而行政管理和公共事务,终究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和谋略,并不能全靠经验或是什么勤能补拙,如果我是当地人,我也会不放心啦!

更迫切需要解答的是,阿末法依沙过去曾是吉打州务大臣慕克力的高级特别事务官,位处高阶公务员的级别,是否只要有SPM文凭就达到了资历要求?若非如此,那就又涉及到诚信的问题,而他当时领的薪水和津贴,都是我和你的血汗钱,这是关乎大众利益的“大事”。

政府真的不该无视眼前的风波,忘掉我们之所以改朝换代,为的是不再让因个人利益而妨害公共利益的事情重演。别又来叫我相信“改过自新、改邪归正”这类屁话,对我来说,改过自新只会出现在品德高尚的人身上,改邪归正就只有在武侠小说里。自从金庸作古,“改邪归正”更是买少见少。

选前我们不一样,选后我们没两样

摆在眼前的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要我怎相信政坛上会有出淤泥而不染这回事,就连选前主打“我们不一样”的希盟也不例外,选后至今的执政表现尤其一些政策决定,你难道不曾有过“半斤八两、并没两样”的失落??其实,我们又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嘲笑马华“爱往自家脸上贴金”,希盟包括行动党,还不是一样爱干这事儿?

509,我你都舍弃了国阵,所不满的正是国阵政府的无能,以及他们的品德问题尤其诚信,也嫌弃马华的没种,我你下定决心相约要义无反顾的票投希盟,上台执政后怎可如此残忍的背叛我们,到头来发现到,原来他们都一样?

你若无诚信,我对你也会半信半疑

品德方面尤其诚信的不足,搞得我对政府的表现半信半疑,甚至对过去他们执政雪州和槟城的表现有所保留,越看就越觉得他们的执政能力不过尔尔。另外,打从行动党开始爱“静静”以来,也不见得他们比马华多有种。

我虽然一副不屑学历造假风波的模样,甚至还跑去骂反对党没事找事做,但不代表我真的不在乎。我是因为本来享受着新春佳节的幸福,反对党却不识趣的,害我要再次面对着“选来选去嘛一样”的命苦,没地方发泄只好抓反对党来出气,反正都吃了那么多死猫,也不差再一次受委屈。

学历高低不影响表现,为何不坦诚以待?

我你都很乐意给希盟政府充裕的时间去表现,也相信学历高低不影响他们的执政表现,可是,我们也都想在给政府时间表现之际,政府也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别怕我们伤心,就坦白的告诉我们,卷入风波的领袖,是否打从一开始就欺骗了我们?我认知里有着专业形象的希盟领袖,到底几分真几分假?也请告诉我,到底还有没有其他弄虚造假的?给我一次痛个够吧,总好过要我一痛再痛。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相关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