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 21 October 2017

南伯指标再次提醒我们捍卫民权不能妥协

January 18, 2017 13:23

ADENAN

我是砂拉越子民。

贵为砂州传奇的阿德南沙登上任时,我刚好走在人生的分岔路,即甫完成两年半的学院生涯,正犹豫着该凯旋回乡继续媒体工作抑或是留在吉隆坡当记者,最终我选择留在吉隆坡。南伯走马上任,好评连连,我总以为我将来会有机会在砂州常常访问他,但如今这一切已成不可能。

以往在学院进修时,朋友们问起我的家乡砂拉越时,总以砂拉越人住在树上来调侃我从树上来;现在当周遭的人知道我来自砂拉越的时候,却报以羡慕的眼光,因为砂州有一名开明、亲民、零架子、对官员不当行为毫不包庇、少数深得华社芳心的首长,人人皆知。这总在我脸上洒了不少光芒,渐渐地,我也以“砂州人”为傲。

阿德南离世的消息,使我震惊、难过、不舍,还有对没有南伯罩着的砂州政坛未来走向感到的惶恐,他是我国不可多得的政治家,因为他受到砂民的认同、爱戴、尊敬,他,成了举国上下的政治家指标,在国阵和在野党一片乌烟瘴气的时候,南伯成了乱世中的一道曙光,出淤泥而不染。

砂州政坛的政治演变若仔细来看,与现在的西马似有吻合之处,在阿德南上任以前,砂州著名的是政坛大鳄-前任首席部长的泰益玛目,现为砂州州元首,值得一提的是,即便现已退出政坛,但却污名留史,砂民直至今日提起这名大鳄仍会臭骂一番。

那个时代的砂民有者绝望、有者不满、有者对他咬牙切齿却又无法改变什么,此景正如现在身在西马的我们,对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的弊案以及大部分讲话不经大闹的阁员无所适从到来却又无可奈何的心境相似。

迎来南伯的时代,他甫上任便大快人心地打击非法伐木活动、承认统考、胆敢打脸阁员的无脑言论、肆无顾忌地反击极端言论者,砂州人人对他肃然起敬,就连反对党在州选时的攻击也显得非常无力。

南伯留下的不仅是良好的政治遗产,更是人民未来选出明君的基本指标,南伯在去年的州选中狂风扫落叶的大胜也向政坛诸侯证明了没有所谓的“人民不买政府单”而是你到底有没有“值得被买的单”,他用实力、用诚心带领全砂民走进南伯的时代,一个免于种族主义、免于经济压力、免于不公对待、免于贪腐的时代。

他走了,但我们不能忘记的是,他让我们看到了国阵也有明君;反对党也有令人厌恶之人的新现象,他的出现,板正了砂州国阵原本的污名和领导方向脱轨,他让我们看到,在这个国度,打造乐土并不是不可能、没有种族主义、没有贪污、没有外来者之说的健康政治环境,也无不可能,问题只在领导者有没有那颗爱民爱国之心,有没有政治家的资格。

南伯走了,我们也该醒了。

砂州在水深火热之时,有南伯的出现;西马也在生灵涂炭之际,却还未等到一个南伯,来届大选,就让我们用南伯的政治家指标选出一个能延续南伯精神的领导吧!

 

即时评论:RossWT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