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 21 October 2017

大選前的反思:對民主的疑慮與畏懼

January 23, 2015 11:32

三更半夜。睡不下。剛被某個其實現實中照面都沒打過的網友刪除了聯係。原因無它。因爲大選。這讓我有點耿耿於懷。心有慼慼的當然不是一個聯係的問題,而是大選來臨,我國人民的所謂民主思維到底處於什麽境地的疑慮、憂心。 大選來了。就像是各方終于盼到了一個千載難逢、復仇在望的機會,準備一舉推翻所有的貪污濫權,大選後的第一天可能就連放個屁都會是香的。當然這樣的期待無可厚非。而無論是否這建國以來,我們都活在真的水深火熱的情境中;國家、政黨等領導的醜聞纏身、生活環境健康等一一堪虞,有哪個不是切中人民求安的要害?以至於民心思變,一心要換。 所以換本來是大選的重點。而不管是哪方上陣,換掉原有的瀆職的在上位者,這一點點又千千萬萬點的心思完全可以被接受的。毫無疑問,我也是求換的那個。當然與那個暫時稱呼他為L的網友的想法是一致的。然而當大選開打了,所有民心思變或不思進退之餘,除求換當然還有不少形形色色的聲音。使得我(們)不得不反思,大選到底是不是一刀兩面,非黑即白? 我以爲不是的。不該是這樣去成就我們的民主。當然,我不懂得民主較學術性的定義。我沒正確了解過什麽是民主。但就著支持反方的網民一連串的言語、行徑看來,我只發現了更多的不理性、盲目和暴力。 在楊紫瓊上正方的臺為正方領袖説好話、拉擡聲勢一事上。我和L觀點便分叉了。我試著在這裡揣想著L的意思。即在L看來,楊紫瓊有影響力,是公衆人物,她不該為一個貪污濫權、醜聞纏身的政黨與領袖說上那些應該是戲子的話。這話聼在人民的耳裏多諷刺。儘管L也不贊成,網民說楊紫瓊“陀衰”了她飾演昂山素季不畏強權的角色。她是騙子、她是漢奸、走狗、bitch…等等等。 是的。L不贊成。然而的確是身爲一個名人,她得懂得三緘其口。只是,這不是大家期待民主的選舉嗎?既然民主,那麽楊紫瓊作爲一名馬來西亞人以及選民,她當然可以選擇她自覺適當的、可支持的政黨。這關係到她老公?她家人?她家阿貓阿狗的什麽事?以至於網友都快把她祖宗十八代全翻起來群起數落?過期的合約、新聞都可以佐證成他們是朋黨的鐵證。 再者這在於楊紫瓊是一回事。當時出席的各個明星更無不全在這種攻擊、謾駡之中被圍剿得體無完膚。這是反方的我們的民主?只要這些人出席在反方的宴會上並發表相反的話,那就是識時務者?就是開明?就是不畏強權?就是英雄?(你們以爲譚詠麟公開的那番回應只有表面的那層意思?那附圖沒有深意嗎?) 不是的。我們不是應該理性的反對她的選擇陳述,卻誓死維護她陳述這選擇的權利?政治和政治選擇從來沒有非黑即白的。於是乎,網民卻就此誓死的維護了自己批判、攻擊、謾駡人家以及人家祖宗十八代的言論種種。就在他們先愚昧的挑起一場本來不該存在的、顯得自己野蠻的無聊輿論。這… …可恥不可恥? 正當楊紫瓊的言論以及反方的敏感、大動作都傳遍了國際以後。我看見了我們是如此莫名其妙。把對於正方多年來霸權的怨恨轉移到某個很容易被射擊的箭垛上。更可悲的是,我們選擇了正方擅長的霸權來操控、影響著對方履行國民身份的權利。將心比心,我們不也會遭遇同樣的對待?己所不欲,怎麽反施於人? 結果L找來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南非大主教圖圖(Archbishop Desmond Tutu)的一番話: “If you are neutral in situations of injustice, you have chosen the side of the oppressor. If an elephant has its foot on the tail of a mouse and you say that you are neutral, the mouse will not appreciate your neutrality.” 我說楊紫瓊誤踩的恐怕是洪水猛獸的尾巴。我們都不曾忽視網絡的力量有多可怕。(臺灣人就叫它鄉民的正義)但我發現我把重點弄錯的。我更該在乎老鼠爲何憤怒。更因爲老鼠的憤怒,中立根本沒有犯上什麽原則上的錯失,反之老鼠卻因憤怒掩蓋了理智,才導致黑狗得食,白狗當災。我們該反省什麽?我們的理想是共同的一個。換來的卻是同一國人民之間的對立。從以往可能存在的種族與種族之間的問題,已經民主到變成這是一個政黨與政黨之間的問題。 (插話。這引言也被引申成這次選舉是不公的。如果這次選舉注定不公了,那大夥兒呼喊著一定得投票的意義在哪兒?) 你不是A,就得是B。你不是我方的,你就是漢奸、走狗、朋黨、槍手、白目的假中立。我曾以爲這不應該是戰爭。這是選舉。沒有一個馬來西亞人應該爲此付出什麽身敗名裂的代價(除了屍位素餐的在上位者)。 然後?除了要嘛A、要嘛B的絕對二元論,你是或不是選民,亦可以成爲你到底有沒有良心、是不是走狗、擺明是搶手等的評量標準。民主的我們甚至開始關注到那些沒有註冊為選民的國人身上。一如網路上所流傳的。不投票,你就沒資格批評任何一方。所以爲什麽我們國家很特別。選民是得登記的。你可以是馬來西亞人。但只要你不是選民,你就不能參與這次攸關馬來西亞人未來的大選。你不投票,你就沒資格。這就是我們思變到極致所換來的民主邏輯?你移民吧,你如果不投票。這話跟你囘唐山吧,如果你說不出國語有什麽差別? 因爲這次大選,我們頓時都變得過分歇斯底里。而更容易被任何一方政黨操控。據説這是變得更民主的過程。但端看現今亞洲第一個支持民主的國度——臺灣。裏頭仍有著看似你不是綠得生意盎然,便是藍得親中賣臺的極端現象…現在換我們說我們發展中了?我們的民主? 我一直以爲我是支持反方的。但我從不試圖攻擊支持正方的人(貪污、濫權、瀆職的在上位者除外)。我會試圖為我的支持辯駁對方甚至是己方的不理性。我也會試圖不讓自己變得不理性。正方是很爛、爛到根了,但反方一樣不會見得都是最好。他的好完全是被比較出來的。畢竟站到這政治的最頂端,那都是個面面俱到的照妖鏡。誰上得了臺,誰就會原形畢露。只是重點….重點還是在於換就是必然的。現在不換只會更爛。換了倒還有生機。畢竟我們國人一直都在監督。敗下陣來的老狐狸們也不會善罷甘休。大家都得相互激蕩而不是盲目激動。國家纔有希望啊不是? 請你相信。選舉過後不論誰被推上去或踢下來,他們與我們都同樣是馬來西亞人。我們都受我們的憲法保護和管制。該有罪的必不饒恕。該反抗的必不輕視。既然多年來馬來西亞“被”成爲了Bolehland。那麽我們就Boleh到底。Ini Kaililah。敢敢試。敢敢換。但能不能保持我們的理智、尊嚴、風度、國格?就連貪污得比我們嚴重的中共新聞臺的報導都可以成爲攻擊我們在上位者的武器。那我們身為這一國的人民不更顯得一無是處?還要以名聲比我們應更臭的國度來鬥臭我們自己。然後告訴世界,我們就是這樣的馬來西亞人啦… … 按: 我(們)再試驗一下我國人民的民主。(你可以解讀為我被害妄想症了)如果這篇文字被注意,那麽一定會有以下我揣測出來的言論四處散播。 一、作者不是選民。二、作者假中立。三、我們是要打仗的,不可要求我們不去歧視沒有選票的你。四、作者是漢奸、走狗、朋黨、槍手,在新加坡工作太久。五、好傻好天真。六、因爲一些人的粗口謾罵,認為天理不容大逆不道禍國殃民,而寧願去選擇貪污濫權的一方。七、… …等等。反正邏輯不邏輯都會被扭曲成種種自己反方一群以外的絕對異類、異相(襯托自己的絕對正義)。反正咩野叫做天真?將(政治或娛樂)偶像嘅形象當做真係咁嘅形象先係最天真!黃子華說的。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