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 20 January 2018

破绽百出的吴三桂

December 29, 2017 12:51

【至辣评论】历史公认的“汉奸”吴三桂在国内火速窜红,肯定是我国互联网热搜词,只是当大家对“谁是现代版吴三桂”争得面红耳赤时,有关论调也越来越慌腔走板,甚至已到语无伦次境界,强词夺理更不在话下了。

林冠英指责廖中莱回应哈迪阿旺所发表的“林吉祥要当马来西亚首相”言论时,是在和伊党“一唱一和”,意外烧起了“吴三桂”话题,马华和行动党一来一往引经据典,结果是越吵就越走调。

廖中莱本意不见附和

林冠英的“吴三桂”之说本就颇具争议,甚至无从说起,毕竟,听回廖中莱回应记者有关哈迪阿旺的“林吉祥要当首相”言论的提问录音时,前后3分钟的谈话不见附和论调,只见借机抨击林吉祥,最后的总结是:欲当首相只有林吉祥和行动党自己懂,又何来跟伊党“一唱一和”?充其量是廖中莱答不对题丶答非所问,或是带记者“游花园”,但也不至于一唱一和。

廖中莱不甘示弱反击,马华一众领袖眼见总会长被逼吃死猫,也纷纷挺身而出护航,行动党方面也同样护主心切不惜将错就错,双方更引经据典吵得不可开交。正当马华借雪州政府内仍见火箭月亮同在做反攻,为求撇清“吴三桂”的联想,林冠英指行动党跟伊党断绝关系的原则不变,之所以依然与伊党同在雪州政府,是为了监督伊党且避免雪州行政议会充满种族主义色彩,此番言论注定了“吴三桂”课题的慌腔走板。

无从断定雪州没火箭就失多元

以政党组织架构来看,公正党显然较行动党更多元,换言之,行动党并没论据断言,雪州行政议会没了他们就会走向单元,公正党也不见得不会委任党内非穆斯林州议员填补空缺,毕竟,现任雪州行政议员中,公正党就有华裔代表黄洁冰,在槟城,公正党纵然在行政议会内的代表全是巫裔,但也推举该党华裔州议员刘子健出任槟州议会议长。由此可见,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公正党舍多元取单元,更何况的是,雪州公正党州议员中,还有万挠州议员颜贝倪,以及该党全国副主席—斯里安达拉斯州议员塞维尔,这两位非穆斯林议员。

林冠英既然尊重雪州大臣阿兹敏续缘伊党,那就没理由不信任公正党会监督伊党,以防非穆斯林权益受损,加上没有迹象显示公正党改走种族主义路线,所谓的“监督”丶“种族主义”之说站不住脚。不得不说,火箭和月亮在雪州的藕断丝连,确实是火箭的一大败笔,越是要摆出一副大义凌然的模样,就越显只为政治利益的嘴脸,也越叫人慨叹“天下政客都为利”的无奈。

不在其中又何来踢走?

林冠英也说,1970年代国阵和伊党在政治上一度合作,且试图借助凸显当年国阵领袖踢走伊党的“英勇”,比对当代马华领袖的“没骨气”;可是,其言差矣,当年的国阵和伊党是基于存有政治合作关系,所以才得以构成“踢走”,如今,伊党完全不在国阵阵营中,更没有政治层面的结盟,未身在其中又何来“被踢走”呢?再者,林冠英在巫统与伊党串通的指控仍证据不足时,就非要马华跟巫统断绝关系不可,否则就是“吴三桂”,但是,对于实质拉拢伊党且保持合作关系的雪州大臣阿兹敏,林冠英非但未加逼迫和施压,反而还说尊重阿兹敏的决定,借以合理化行动党在雪州政府内与伊党持续同台之举,如此的双重标准难不成就是其口中的行动党“原则”?

挑战辩论是为了出风头?

魏家祥日前挑战林冠英辩论,结果可想而知,那就是枉费心机丶自讨没趣,因为不管如何,行动党总能透过强词夺理把自己的决定说成真理。不是吗?针对魏家祥的辩论挑战,先是张念群说既然当年魏家祥未理会其辩论挑战,魏家祥就没有资格下辩论战帖,断言林冠英无需理会挑战;后有林冠英称魏家祥还没上位,纵然贵为堂堂的一党老二,魏家祥都还不够格挑战他辩论。这也显露行动党前后矛盾,前者认为辩论双方无须地位对等,无阶级之分,后者却认定辩论双方必须“门当户对”,否则就是出风头博上位。试问,何者才是行动党决定应战的标准?还是双重标准就是行动党标准?

我想,还是林冠英的标准比较具党代表性,张念群就不好再抱怨魏家祥当初的不应战了,因为连联邦部长对州首席部长,署理总会长对秘书长都不够格了,张念群只不过区区国会议员和党中委,又算得上是什么?可见魏家祥当初不奉陪是理所当然的。奉劝张念群不好再旧事重提了,毕竟在其所属政党内,这是刻意高攀丶往自己脸上贴金丶出风头丶博上位的要不得行为啊!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