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 20 January 2018

敦马让希盟宣言添疑又难产

January 11, 2018 12:02


至辣评论!
从民联进化到希盟,所主张的本就跟敦马哈迪“相冲”,两者八字不合下硬要磨合非易事,尤其希盟向来获得支持的主张,大多忤逆敦马的意愿,而所要“消灭”的产物更是敦马的“亲生儿”,当希盟竞选宣言推出在即,过往所坚持的又会剩下多少?

敦马自创设土团党加入希盟以来,不久前才摆明姿态不就滥用内安法令展开“茅草行动”道歉,又在甫受推举为希盟首相人选后,发表“大道收费便宜合理”论述,两个论调明显与希盟格格不入,与反对党阵线自308大选以来所提出的主张背道而驰。

反对党之所以得到选民支持,很大程度是基于所提出的主张受落,偏偏这些受落主张很多都是冲着敦马而来,如今希盟与敦马相拥,又该如何确保这些主张的从一而终?

反对党主张与敦马“相冲”

反对党过往的竞选宣言所主张的,包括要向曾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的人士道歉、废除大道收费、废除独立发电厂计划、废除大专法令、废除钳制言论自由和媒体自由的相关恶法、废除汽车国产税,这些大多曾是敦马专用的,或是他亲手创设的。至于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则是敦马1999年赢得大选后过桥拆板,耍赖不认可的“华团诉求”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敦马如果接纳这些反对党自308以来的主张,那是否等于承认过去所做的都是错误,那么以这些为由憎恨国阵的人民,以及用这些课题攻击国阵的反对党,随着他们接纳了上述议题始作俑者的敦马,是否也意味着不再具理由,责怪基于对领袖的追随,而在当年必须作敦马后盾的国阵?

当然,从敦马有关“茅草行动”的立场到发表“大道收费便宜”言论,他似乎不会依循反对党一贯主张;来届大选,这些主张或许从希盟宣言中消失无踪。若希盟愿放弃过去长时间坚持的主张,那就等于变相妥协且重新认同有关政策和律法,更加没资格以这些议题攻击国阵。

昔日宣言是假象或敦马重施故技?

犹记得林吉祥当日呼吁反对党追随者接纳敦马,并形容这是给敦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但以上所点出的观点却不难发现,敦马并没“改过自新”之意。倒是很大可能最后被“改过”的是希盟本身,而过去用作引导选民“憎恨国阵、寄望反对党”的这些议题,原来不过是一种政治假象。

当然,敦马也有可能对近期发表的观点又转态,甚至对这些冲着他而来,且认定他过往拜相20多年间的许多决定和政策都是错误的主张,出乎预料的照单全收,纳入如今由他领导的希盟竞选宣言中。

只是前车之鉴,1999年大选前夕的“华团诉求”,敦马不也是释出善意和给予正面回应吗?结果呢?大选后政权稳固了就过桥拆板不认账,强硬手段迫使华团就范,结果是马华做了代罪羔羊。以此来看,这回若敦马果真照单全收,选民可要提防了,别再一味的一厢情愿。

505大选华裔选民又被骗

放眼我国政坛,这类“选前选后一个样”的手段,还不是敦马的专利;505全国大选的“福利国”、“月亮代表我的心”言犹在耳,如今呢?这跟当年“华团诉求”事件是如出一辙的。

唯一不同的是,当年“华团诉求”事件中替敦马背书的马华,在敦马不认账后无奈做代罪羔羊;但是505大选中替伊党背书和掩饰的行动党,在伊党露出真面目后却安然无恙,莫名其妙遭殃的,无奈又是马华。

按此逻辑,来届大选敦马重施故技,恐怕无故被怪责而遭殃的又会是马华,但这还不是最悲哀的,因为更悲哀的莫过于一再受骗上当的,肯定的又是华人。难怪外界认定马华和华社是“命运共同体”,前者一再是“吃死猫、背黑锅”的受害者,后者则是一再被骗的受害者,果然同病相怜。来届大选,马华和华社会否齐齐学乖,一起扭转局面不再受害了?

安德连的心水清评论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