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 20 February 2018

惯用的“国阵标挡箭牌”这回失灵了

January 31, 2018 23:57


【焦点分析】自308全国大选槟城和雪兰莪州政权落入反对党手中,每每面对错误和争议时,他们都爱拿国阵出来做挡箭牌;尤其行动党主导的槟州政府,“国阵标”挡箭牌更是他们万试万灵的“盾牌”。但是,随着海底隧道和三条大道项目工程太多纰漏,加上责任明显在槟州政府和发展商身上,这回挡箭牌失灵了,分分钟反弹伤及行动党和槟州政府。

在有关“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下的海底隧道和三条大道项目工程,槟州政府愈是推卸责任就愈是丑态毕露,尤其所谓的“国阵搞破坏”、“公开招标反被刁难”之说,都叫了解争议所在的人哭笑不得。

以首长林冠英为首的槟州政府,在有关项目出现争议后,眼见面对的指责引起了大众对槟州政府的信心危机,尤其工程严重延误,招标成果公布后将近5年未曾动工、可行性研究报告4年做出不来,就设法归咎于国阵在搞破坏,包括牵扯反贪污委员会在2016年和今年初,两度调查该项目在内,打算再拿出“国阵标”挡箭牌自保试图逃过责问。

可是,槟州政府本就难辞其咎,拿国阵做挡箭牌很说不过去,实情真相摊开后,无论逻辑思维或普遍认知,都显见槟州政府的理亏和不负责任,反而更难看。姑且不论原本同属一个招标项目同在一个合约的海底隧道和三条大道,为何被刻意区分开来;单是三条大道的工程延误、可行性研究报告4年后才出炉,槟州政府将反贪会调查混为一谈以便嫁祸国阵搞破坏所致,这未免太牵强了。

反贪会还未调查工程就已延误

第一,项目招标结果公布于2013年3月,反贪会介入调查是2016年,期间的三年都无法完成研究报告,原定2015年动工,在没有任何调查展开时,槟州政府却自行展延。在这三年期间,国阵充其量只是“动口不动手”,批评和质问项目,这跟反对党一再质疑东海岸铁路项目是一样的,但却没有像反对党那样在全国大小活动和互联网上不断质问和中伤;结果东海岸铁路工程在招标结果公布后的半年内就动工了,槟州方面,相关项目却在得标者出炉至今近5年丝毫不动。

可行性研究报告要耗上四年,这跟所研究的技术、融资和工程必要性有着直接关系,而林冠英口中无关痛痒的特殊项目公司股东实力和财力,正正影响这三大研究关键,可行性报告迟迟完成不了的超低效率,又怎归罪于国阵?

无论2015年首季度动工并在2018年完工的目标,还是合约内讲明可行性报告在2016年4月完成,都早在反贪会还没采取行动前已无法兑现了;如今,槟州政府欲借反贪会展开调查逮捕了得标公司负责人大做文章,试图先行断言动工必受影响,反而只会给人一种先替工程施工的再展延找好借口来逃避责任的感觉。

审批环境评估报告符合规定程序

第二,属于中央政府管辖的天然资源与环境部,本来是最有可能被嫁祸成项目的破坏者,但是,槟州政府偏偏迟至2017年中才提交三条大道的环境评估报告,而报告在2017年底就获批,完全符合标准的4-6个月审批程序,反观一些复杂的中央政府项目工程审批耗时超过6个月,那么破坏何在?

环境评估报告是在可行性研究报告出炉后方可进行,再交到相关部门审批;换言之,可行性报告完成的速度,决定了环境评估报告的审批时间,直接影响工程进度,搞破坏的到底又会是谁呢?

对比东海岸铁路反而破坏公开招标威信

为了深化国阵搞破坏的刻板印象,槟州政府和林冠英不惜拿东海岸铁路项目做对比,假造反贪会双重标准的负面形象,凸显国阵从中作梗,让人痛恨当局对付槟城公开招标,却无视国阵中央政府直接颁布工程的本末倒置。

殊不知,两者一旦并排起来,不但无法替槟州政府护航,反而彰显出公开招标的失败。东海岸铁路项目纵然没公开招标,可是获颁工程的特殊项目公司,却是百分百的财政部子公司,由中国专业建筑商负责承建,槟州“两岸三通,一个槟城”项目却由私人公司负责,公开招标的必要性只针对后者,两者无法相提并论。

况且,同样是特殊项目公司,同样交由中国专家去承建,公开招标的作用原是确保有能者居之,偏偏槟州政府劳师动众下选出的得标者,却造成工程至今将近5年未施工、原定2016年4月的三条大道可行性报告迟至2017年才出炉,海底隧道可行性报告更是至今未完成。

反观没有公开招标的东海岸铁路项目,工程早在招标程序结束后的半年内展开,工程还横跨五个州属包括反对党执政的雪兰莪州,拿公开招标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来对比,做份报告都要四年了,显然是相形见绌。先不论两者之间谁更具舞弊贪污之嫌,单是效率和能力,就已经令公开招标程序难堪,损害其公信力。

指责魏家祥转口风是无稽之谈

林冠英如今还发文告,指首相署部长魏家祥“转口风”只专注针对得标者股东的更动,不再指控该项目涉嫌贪污,借以证明反贪会的调查是另有动机的,强化“国阵搞破坏”之说的可信度;可是,魏家祥在质问有关项目过程中,针对反贪会以涉嫌贪污的角度调查该项目,都不曾正式发言,“转口风”之说从何说起?

况且,魏家祥质问以来提出了众多疑点,除了股东更替以外,也多次提到可行性报告费用所占实际工程费的比例不合理,也在林冠英发文告的前五天,召开记者会重提大道可行性报告价格过高的不合理,有关中英文视频还在三天前上载到脸书,这叫“转口风”之说更加的莫名其妙。

林冠英和槟州政府在这争议上,越是把责任推给国阵,设法引导人们把矛头转向国阵,就越是自曝其短和理亏,也越凸显指责国阵搞破坏是不合逻辑、无中生有的,最终恐怕只会动摇人们对行动党和希望联盟的信心。
安德连 心水清的分析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