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 20 January 2018

巫裔、印裔和东马的一身冷水

January 12, 2018 11:27


重点分析!
敦马获希盟追捧回锅当首相,硬硬浇了马来海啸、东马反风、印裔热情一身冷水,堪称是我国多年的“改朝换代浪潮”的反高潮,改朝换代机率也因此大打折扣。

马来海啸本是来届大选“改朝换代,希望还在”的寄托所在,可是敦马被确定为希盟的替代首相人选后,马来海啸非但不会因此定型,相反的,分分钟马来群体的反风热情或就此浇熄。

王室冷待敦马牵引马来海啸

敦马原是希盟攻入乡区马来群体的关键所在,可是,以柔佛和雪兰莪苏丹为首的马来统治者,对敦马很是不满,尤其柔佛苏丹跟敦马更是结怨多年,偏偏柔佛苏丹近年来深得民心,加上乡区马来群体向来对君主的遵从和爱戴,敦马的回锅着实叫柔佛子民左右为难。

此外,雪州苏丹公开斥责敦马为种族主义者,敦马退回殿下封赐的勋衔,此举被指对殿下的不敬,加上国阵炮火瞄准雪州,也都深深牵动雪州巫裔选情。

敦马向被前卫开明的马来人视作种族主义者,加上马来统治者也表露同感且公开责备,如今敦马身在希盟,还是未来的掌权者,这些多年来因不认同种族主义,且痛恨由敦马一手带起的裙带关系和朋党主义风气祸国殃民,进而票投反对党的马来人,又会如何看待敦马复辟?这种种因素都为“马来海啸”添加变数。

纳吉VS敦马:东马人的爱恨情仇

另一个改朝换代的关键在于东马,希盟却偏偏选择在东马人心中无甚好感的敦马,东马选情顿时大大降温。敦马掌权的年代,石油税收遭剥削、非法移民计划、自主权遭侵蚀、发展停滞不前,以致敦马在东马人心中是不受欢迎的人物,土团党不东渡沙砂正是有此先见之明。

纳吉正好与敦马恰恰相反,上任以来对东马格外珍视,造访东马次数是历任首相之首,下放权力提高自主权、追赶发展进度、追查非法移民计划、致力降低东马物价,去年更达成沙巴东海岸不再发生掳人绑架事件目标,相较于敦马,纳吉显然更受东马人欢迎。

反对党阵营过去都难以获得东马人的支持,加上近年都不见希盟领袖频密造访东马,希盟又没有栽培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本土领袖;而自敦马主导反对党以来,尤其正式组成希望联盟后,东马非但未见与西马平起平坐,反而在希盟内的地位越来越卑微,沦为只有区区一位代表。

如今希盟还要祭出“敦马复辟牌”,已让东马人深感一旦希盟上台,眼前毫不容易才盼到的权益将受威胁,要争得东马支持恐怕难上加难。

希盟选敦马 印裔感心寒

印裔方面,更是一身冷水浇熄了热情,犹记当年兴权会走上街头抗议印裔待遇,多少就是因敦马掌权多年,长时间忽视印裔发展所致,而有关抗议也间接造就了反对党崛起。

如今,当纳吉推出印裔发展蓝图,致力于改善印裔生活,且效果日渐显现之际,反对党阵营却反过来以敦马马首是瞻,印裔的心寒可想而知,难怪卡巴星的女儿都公然呛声敦马。

华裔需正视现实 深思未来命运

马来海啸生变、东马反风静止、印裔热情冷却,敦马的反高潮杀伤力可谓威力十足,改朝换代真的希望还在吗?倒是对希盟情有独钟,痴痴守候着“变天梦”的华裔,是时候正视摆在眼前的现实;以深思未来命运做前提,盘算是否还值得一面倒向希盟,仰或是分散投资更有保障?

安德连活在现实的分析

Share on Facebook0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0